江sir

一世长安。

你共我 Chapter 2

超晨阑尾。

校园。

圈地自萌,不喜勿入。

感觉这章没写什么……其实我好想看不能描写的画面……


 

 

Chapter2

 

李晨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,瞪向邓超。

 

之所以说“装出”,是因为邓超觉得一点威慑力也没有。实际上,并非毫无威慑力,只是一旦配上李晨的脸,总要比“凶神恶煞”低几个等级。邓超以往都会笑嘻嘻地插科打诨,转移李晨的注意力,可谓百试百灵,屡试不爽。今天总算栽了,他也不敢再嬉皮笑脸。

 

“晨儿,我错了……真错了。”邓超双手合十,连连认错。

 

李晨看了眼手表,坐立难安。

 

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邓超还在跪求原谅。

 

李晨没时间跟他置气,简直有点哭笑不得,“你还贫,我们真要迟到了。你快吃……”

 

“遵命!”

 

邓超一听,立刻使出看门本领,风卷残云,把半碗面吃得吸溜响,让腆着肚子的面馆师傅很是满意。

 

李晨扯了张桌上的纸巾,拉起刚放下筷子的邓超就往外走。

 

“哎,这么急,我筷子……”

 

“我们迟到了!”

 

“他们那么大个人了,两个小伙子,放心,不会走丢。”邓超安慰。

 

说归说,邓超自知理亏,便积极了起来。积极地打了辆的士,积极地开门,积极地没让李晨多费半点精力。

 

今天是开学第一天,学校很热闹。邓超和李晨提前了几天到学校,一人接一个电话被迫接下了到机场去接人的任务。一个是李晨的侄子,陈赫。一个是邓超的表弟,郑恺。这两人都是他们学校的新生,正好下飞机时间差不多,邓超和李晨就想,不就是同时接两个人,那一块儿去接呗。

 

结果,起晚了。说真的,全赖邓超。仗着独处,胡作非为不说,早上非要李晨吃点东西再走。李晨怕来不及,邓超毫不松口,还搬出了前段时间的急性肠胃炎事件。这还没完,还去胖师傅面馆。结果,李晨的面先上,他快吃完了,邓超还剩小半碗……。

 

“超,不作就不会死。NO ZUO NO DIE.”

 

李晨决心让邓超谨记这次教训。

 

邓超眉头一皱,思绪不受控制地飘到昨天夜里。他严肃地点点头,觉得李晨说得有理有据,令人信服。


李晨放心地一路瞌睡。

 

不幸中的万幸,堵车并不如想象中那么严重。他们抵达机场的时候,没有迟到多久。

 

李晨松了口气,拨通陈赫的手机,“陈赫,你在哪儿?”

 

陈赫千等万等,终于等到一通上帝的电话。这通电话解救了一个孤独的灵魂,在热闹的人群里,一道孤独的背影,哈利路亚。他很感动,下意识四处张望。视线滑过一处,又猛地刷回来,那边那个打电话的不是他晨哥又是谁。

 

众里寻他千百度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……

 

“——晨哥!”

 

邓超刚听郑恺说完位置,余光里一道残影闪过,他心里一个咯噔。

 

光天化日之下抱大腿的节奏!

 

当我的面!

 

没等处于震惊中的邓超伸手去拦,叔侄二人已然相拥重聚。

 

李晨被一个熊抱还没反应过来,愣了愣才看清来人,“陈赫啊……我刚给你打通电话。”

 

邓超默默收回滞在半空的手。

 

“超哥?”郑恺听电话那头没反应,以为是周围太吵,对方没听到,试探地喊了声。

 

“啊,哦,恺恺啊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

 

 

等四人顺顺利利走进象牙塔,天气晴朗,空气清新,道路两旁的绿化带怎么看怎么讨人喜欢,身后的陈赫和郑恺隔一段路就会扭打在一起。

 

邓超见李晨频频回头,一手把他脑袋拧回来,“不用过去拉。感情多好。”

 

“……也是。没想到他们俩认识。”

 

办完手续去宿舍整理。本来也没多少东西,男生又比较随意,等了等郑恺那边结束,就一块儿去吃饭,这时候俨然已经打成一片。

 

分配座位时,又有点小波折。郑恺认为,对面要是陈赫,这饭肯定吃不下去啊。


李晨就和陈赫换了个位置,坐到郑恺的对面。


唠了没几句,陈赫和郑恺的四只手居然又扭在了一起。

 

李晨估算着困难程度,感叹道:“你们两个感情真好。”

 

郑恺:“……”

 

“那是,这是我光腚长大的兄弟啊。”陈赫一抖眉毛介绍道,自豪且任性地拽住对方想撤的手不放。

 

“光腚”两个字被念得意味深长,邓超的目光配合地意味深长起来。

 

“最多是你跟阑尾一哭二闹三上吊,最终生离死别的见证人。”郑恺毫不留情地吐槽。

 

“生死之交。”

 

陈赫见招拆招,得寸进尺的功力让邓超感到一阵亲切。沉浸在遇见知己的喜悦里,他坦然地把李晨面前很多辣椒的那盆菜移走了。

 

“你脸皮简直厚比城墙啊。”

 

“恺恺,话不是这么说。我听了一路,青梅竹马,生死之交,多难得。”邓超为陈赫抱不平。

 

郑恺没想到每次遇见陈赫,都能刷新对他的印象底线。更没有料到邓超竟然会倒戈相向,胳膊肘往外拐,速度还这么快。

 

“青梅竹马不是这么用的,超哥你到底是哪边的。”

 

“正义这边。”

 

李晨后来琢磨了好一阵,才想起一个词,形容这迅速建立友谊的两位真的再贴切不过——臭味相投。

 

当然,如果没有陈赫嘴贱的那句“才大我两岁,我怎么觉得……长得有那么点着急”,惺惺相惜这种程度也许都不足以形容。



-TBC-
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