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sir

一世长安。

【超晨阑尾】甘愿

试手。
没什么意思的东西……大概是赫恺超晨这种单箭t……不能接受千万别点哦!
下次试试正常的,就校园风。

------

酒吧的视听环境很差,可能不是所有的酒吧都这么吵,但起码在这家酒吧,音乐声震得陈赫的耳膜很疼。可能因为这个,他有点走神,漏听了好几句郑恺说的话。

陈赫并不是头一回进酒吧,相反,他经常待在这种地方,和郑恺一起待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。这也不是头一回看郑恺坐吧台买醉,确切地说,只是自己灌自己,因为郑恺不需要花一分钱,老板也不敢叫他掏钱包。

“郑恺,别喝了。”陈赫的声音很平静。

他终于回过神来,伸手去按住新添上酒的酒杯。郑恺的手握着杯壁,使劲一拽,一仰脖就要继续灌,但陈赫死死扣住那个酒杯。郑恺就算有些醉意,手有点使不上劲,对他拽不回酒杯也感到惊讶。

陈赫不是一个强势的人。他们认识了十年,在一间屋子里睡了四年。郑恺一直认为没人比自己更了解陈赫。陈赫这个人贱兮兮的,爱耍宝,狗腿,懒,还总想着吃。郑恺觉得他应该是对陈赫此刻的表情什么的感到惊讶。

然后他听见陈赫说:“我们还得看场子。”

陈赫的话音顿了顿,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补充道:“出了什么闪失,超哥吧,可能会不太高兴。”

音乐声好像更响了,让人脑袋发疼。

郑恺看着陈赫的眼睛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没有陈赫式的嘲笑和嫌弃,也没有他怕见到的怜悯和同情。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“累了?”

他松了手,移开视线,忽然觉得还真有点累。

“超哥今……”

郑恺本想说,超哥今天见着一个女孩,完全盯着看,那女孩往左,他眼珠便往左,女孩转过身来,他便直直看向她的眼睛。那女孩不算很漂亮,郑恺知道他只是在看她的眼睛。

而看见她的时候,夜幕刚降临,邓超正处于暴怒,他沉着脸,浑身散发的低气压郑恺注意到他愣了愣,邓超停下了脚步,眼底的冷硬坚冰融化成水般柔,脸上甚至有了丁点的笑。

邓超说,更像自言自语,他道:“真干净。”

郑恺忽然就觉得没有机会了,这场由崇拜而生的埋在暗夜的情愫,由始至终,都没有机会发芽。

他都明白,所以他失去了把这些说完整的气力。

陈赫的眉毛紧紧揪在一起,郑恺的样子看起来根本就不想说话。可郑恺依然继续要说,他一晚上都在说,不差这一点时间。

“超哥曾经说,他最喜欢的是晨哥那双眼睛,很干净。”

于是陈赫也明白了,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但他还是明白了。

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,注定是痛苦的。就算你早知道,也不代表你能自拔。

郑恺应该早就知道没机会。他的感情早就暴露无遗,怎么可能隐藏得了,那么强烈。邓超更不可能不知道。邓超知道,只是假装不知道。

陈赫想着想着,恍惚间仿佛又看见邓超拿着一瓶酒,脸上贴的好几张创口贴十分滑稽,他去搂住李晨的肩膀,用好像永远不正经的调子跟李晨说:“晨,你的眼睛太干净了,根本不是这块料。混不下去的,你还是把大学念完。”

“我供你。”

陈赫努力去回忆李晨那时候是什么表情,他们还说了什么,可他就是想不起来。

他有好几年没见过李晨了,面目都模糊了,邓超说他也一样。

一样吗?

哪里都摆着晨哥的照片,生怕忘了他,能模糊才怪。

敢打开钱包吗?

陈赫这么想着,竟然还笑了笑。

“我这么惨,还笑?”

“笑你以前熏倒晨哥的那个屁。”

郑恺的眼圈已经完全红透,水光在打转,可硬是憋着不让掉下来,让人心一阵阵疼。他听见陈赫的话愣了一下,接着也笑起来。

“这事要说多久?有完没完。”

陈赫脑子里跟开了个聊天室似的,每个ID都是他自己,聊得不亦乐乎。他笑笑没接话,在回忆上一次看郑恺眼圈红透是因为什么。他想了一会儿,发现忘了。只记得,那次之后有些东西就变质了,完全、彻底、单方面。

人是不能总如意的,人一旦事事如意,就会出点问题。

所以陈赫觉得,这么完美果然是不行的,上帝怎么会容许这么完美的人存在,肯定设置了点别的什么障碍。

譬如有些不能言明的深情,那么浓厚却被关在心里,偶尔逸出的一丝一毫,往往也只能投向阴影。情根深重,可打从一开始,就没存过开花结果的奢望。

甘愿做一辈子损友。

不是所有人,都拥有相爱而离、求而不得的机会。

“好了好了,该回去了吧?等会儿超哥过来,万一以为我欺负你了……”

“你这句话槽点太多了,都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吐。”


- END -

评论(4)

热度(28)